穿越小说推荐-转世修仙小说排行榜 - 完美文学社

  • 首页 > 八爷后院的第一人

八爷后院的第一人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毛彤彤八爷章节目录精彩章节

来源:yw|小说:八爷后院的第一人|时间:2022-01-14 12:26:18|作者:棠梨落月

棠梨落月刻画的《八爷后院的第一人》格局很大,毛彤彤八爷的神态、性格、语言都刻画都非常的详细,《八爷后院的第一人》主角毛彤彤八爷有点令人惊喜,给人留下很深的印象,《八爷后院的第一人》说好的八爷和四爷相爱相杀呢?说好的八爷独宠嫡福晋呢?说好的八爷只有一儿一女呢?说好的八爷下场悲惨呢?穿越大神是不是把她发配错了地方?在这不知道何时拐了弯的清朝中,毛彤彤那点可怜的历史知识没帮上一点忙。当八爷一脸深情的望着她道:“彤彤,爷这辈子能遇到你,是爷的福气。”她一脸懵逼的看着八爷,心道:“我这就成了八爷后院的第一人?”..

八爷后院的第一人毛彤彤八爷

第六章

第6章 终于出发了

  “彤彤,你提前半个时辰起就行了。”陈氏转头对毛彤彤道。

  “额娘。”毛彤彤一开口,声音就哽咽了。额娘真是处处心疼她。

  陈氏看不得她这难过的样子,走过来一把将她搂进怀里,笑道:“等去了京里可不能这么睡懒觉了。每日记得去给你舅母请安。”

  “额娘的话我都记着呢。”毛彤彤吸了吸鼻子道。

  毛承运看母女俩伤怀,心里也不是滋味,道:“你们娘俩还有一路上的时间可以说,这会能开饭了么?我可是老早都饿了!”

  陈氏白他一眼,没好气的笑道:“已经让人去传了,老爷可真是心急。”

  毛彤彤也从陈氏怀里探出头来,看着自家阿玛笑了起来。

  临行前的最后一晚,她可不要哭哭啼啼的。一家人和和美美的吃饭才好呢!

  这天的晚饭很丰盛。小圆桌上竟大大小小的盘子摆了十几个。毛承运看了一眼身边的陈氏,心里知道她的心意,露出一个笑来,冲身边伺候的丫鬟道:“去给老爷我拿坛酒来!今日这么多好菜,不能辜负了!”

  陈氏忙道:“是臣妾忘了,今儿备了酒的,忘了拿上来。”

  这边毛承运冲毛明轩和毛彤彤兄妹俩笑道:“你们也陪阿玛喝点?”

  别看毛明轩一脸文弱书生的模样,毛彤彤也只是个十四岁的小女孩,可兄妹俩的酒量都不小。真要放开了喝,毛承运还不是对手呢!

  “好!女儿今日就陪阿玛喝一个!”毛彤彤爽快的应了!

  她心里总觉得有些闷闷的难受。喝点酒。晚上才能睡的踏实些。

  陈氏不会喝酒,就坐在一旁陪着,时不时的给三人倒酒。这顿饭竟是从傍晚吃到明月当空,直到毛承运已经满面红光,说话开始结巴了才结束。

  “额娘好好照顾阿玛,我们就先回去了!”毛明轩带着毛彤彤起身告退。

  陈氏摆摆手,扶着站都站不稳的毛承运目送一双儿女出了屋子。

  初春的夜晚还颇有几分寒意。不过刚喝了不少酒,身上还是暖暖的。毛彤彤一双杏眼在夜色中显得格外明亮。她仰头看了看天上如勾的新月,又侧头看向因多喝了几杯导致脸颊微红的大哥,脸上就露出一个笑来。

  “大哥,等我回来。”

  她伸手挽住了毛明轩的胳膊,把头靠在了他的肩膀上。

  感觉到毛明轩的身体有一秒的僵硬,随后很快就恢复了正常,毛彤彤的嘴角就扬了起来。

  古人讲究男女七岁不同席。就是自家亲哥哥,也要注意男女大防。虽说她阿玛和额娘不是那么刻板的人,但跟毛明轩,她也从未这么亲密过。最多是他揉揉她的脑袋,那已经是很了不得的亲密举动了。

  “嗯。”毛明轩轻轻应了一声,再没有多的话。就这样让毛彤彤一路挽着把她送回了小院。

  “好好休息,明日路上会辛苦。”毛明轩关切的叮嘱道。

  “大哥也早点休息。”毛彤彤笑着跟毛明轩挥手。

  这一夜,毛彤彤睡的很沉很香,一夜无梦到天亮。竟没让桃花叫她就醒了。

  起床梳洗打扮,毛彤彤就带着桃花、荷花和奶嬷嬷吴氏去了正院。这次去京城,她身边伺候的就带这三个了。

  陈氏和毛承运这会已经起来,毛明轩也到了,就等她来。一家人用过早饭,毛承运和毛明轩一起把陈氏和毛彤彤送往码头。

  这会街市上已经热闹了起来,坐在马车里,听见外面的人声,毛彤彤近乎贪婪的想要记住这一切。

  她笃定自己能回来,却又从内心深处生出一丝无边的不安来。

  到了码头,张家的船已经停靠在岸了。张老爷也正领着长子在与自家夫人和女儿送行。

  远远的看着毛家这一家子过来,张老爷就连忙迎了过来。

  士农工商,商人在古代的地位是很低的。虽毛承运只是五品小官,张老爷也恭敬的很,连忙拱手哈腰,一脸笑的打着招呼,“毛大人!”

  “这次有劳了。一路上还需你家夫人多照应。”毛承运也拱了拱手。好歹坐人家的顺风船,还是要说两句客道话的。

  “不敢,不敢。有守备夫人同路,是她们的荣幸,互相有个照应,我也放心些。”张老爷陪着笑道。

  毛彤彤往张老爷身后看去,就见张思蕊穿着一身大红色用银丝线绣的百花穿蝶的襦裙,头上梳着双螺髻,用一串同等大小且光滑圆润的小珍珠给缠绕着。耳朵上也是一对珍珠耳坠子,则是做成了葫芦型,还是难得的金色珍珠。

  见她在打量,那张思蕊就扬了扬下巴,带着几分得意。

  毛彤彤顿觉无趣,侧头把视线移向别处,就听身边大哥开口道:“路上照顾好自己和额娘。身子要有丁点不适都别忍着,一定要说出来。张家船上有大夫的,别小病拖成大病,自己难受不说,还让额娘担心。”他后面的一句话没说,也别叫在家里的他跟阿玛担心。

  “大哥,我都知道的。”毛彤彤看着一脸关切的毛明轩,鼻头一酸,泪意又涌了上来,抿着嘴点头。

  毛明轩伸手准备揉揉她的脑袋,一看这会在外面呢,他又把手放了下来。

  没一会,船上的人就喊要开船了,毛彤彤扶着陈氏,不舍的看了一眼毛承运和毛明轩,跟着张家母女上了船。

  船开始启动,慢慢离岸,毛彤彤站在甲板上看着岸边阿玛和大哥的身影越来越远,渐渐变得模糊,一滴泪终于从眼角落了下来。

  “这哀伤的小模样,像是永远回不来似的!你以为去了京城就能选上呀!再说了,就你家阿玛这官职,选上也是个做妾的命!”

  身后传来小而尖细的女声。

  毛彤彤一转头,就见张思蕊那带着几分得意和不屑的脸,心里顿时就冒出火来!

  只是她看看不远处站着的额娘和张夫人,把那火又压了下来,冷冷的看了张思蕊一眼,什么话都没说的转头看河边的杨柳去了。

关键字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