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小说推荐-转世修仙小说排行榜 - 完美文学社

  • 首页 > 替嫁新娘超凶的

有哪些小说推荐-替嫁新娘超凶的今日更新

来源:zzy|小说:替嫁新娘超凶的|时间:2022-01-14 12:51:16|作者:愤怒的小野猪

很多人都在搜愤怒的小野猪写的小说,总裁豪门类型小说《替嫁新娘超凶的》,安初然傅云深形象被刻画得非常饱满,愤怒的小野猪在故事中埋下大量伏笔,让安初然傅云深变得鲜活有趣,人物有特点,尤其是主角安初然傅云深,一起来看总裁豪门小说《替嫁新娘超凶的》吧安家真千金意外失踪,下落不明。被扔在乡下的她被家族找回,被迫苦练名媛技能,成了替嫁新娘。未成想到三年后,真千金却突然回归。突然的变故让她应接不暇,未婚夫解除了婚约,牵起了真千金的手,替身的她被当做垃圾扫地出门。原来这一切都是假象,她不过是个跳梁小丑!世人嘲她,讥她,讽

替嫁新娘超凶的安初然傅云深

 

第8章 有主见的小丫头

安初然推盘子的动作顿了顿,望着傅云深不明所以地问了一声。

剪了短发后的她显得愈发神采奕奕,就像一只灵巧的小兔子。

傅云深看到她眼底的敬畏疏离,心头不由得闪过一抹隐隐的不悦。

这个小丫头在面对自己的时候少了点防备,却多了几分长辈与晚辈之间才有的那种生疏感。

“从每一道菜中能看出你花了不少功夫,”他双手交叠撑在桌面上,双眸深邃平静如一汪湖水,“你对于厨房做饭总有用不完的精力。”

确实如此,看到她最多的一面不是在干其他的事情,基本上都是在厨房。

安初然听到傅云深这么说,心底了然,他想多了。

“我感觉你对你家高级厨师的饭菜好像不是很感兴趣,我现在没有什么能力,想着兴许可以为你做点什么。”

为你做点什么。

傅云深在心底静静地品味着这句话,不知为何,竟觉得安初然有点可爱。

本应该在父母怀抱中如花似玉的年纪,却经历了这么多依旧能向阳而生,这样的坚毅个性,是这个年纪少有的存在。

“不错,我看你每次对制作美食都很用心。”

傅云深的眼中多了几分赞赏,本想夸一句安初然,话到嘴边却变成了另一种意思。

安初然闻声,静默地望着餐桌那一桌美食愣了几秒。

她清冷的嗓音如潺潺溪流,是那般的动听,“我相信只要用心去做每一件事,都会有意想不到的成果回馈自己,同时也是想让自己明白,不努力只会让你停在原地。

所以总要认真地去做些什么,或许能实现自己的价值。”

“可也有人什么都不用做就能平步青云。”傅云深淡淡补充道。

“那只是你们这群人的看法。”安初然皱起了眉毛,对傅云深的话感到不满。

他难道也认同有权有势也能扶摇直上吗?

“我们这群人?你似乎考虑的有些片面了。”

“有没有片面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,人在做天在看,付出与结果成正比。”

安初然刚才的这一席话,令傅云深对这个小女孩的映像又加深了几分。

她是个有自我主观意识和主见的小丫头,有时远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成熟,甚至颇有少年老成的感觉。

傅云深面色平静地道:“在你这个年纪,大家都还在想着去哪儿玩,哪里有什么好吃的。”

“我从未想过。”

安初然说完这句话微不可察地倒吸了一口气,很轻,却被傅云深捕捉到。

“在我看来,不努力的人会穷会被饿死,可那些一出生什么都有的人,以前有,现在依旧会有,但那是他们,与我无关。”

这一瞬间,让傅云深的心蓦地一悸。

他从来没想过自己竟然也有一天会对人类悲欢多了几分情绪在其中。

这些年大起大落,什么都经历过了,这些只令他变得沉默寡言,不再有多余的情绪去想一些其他的莫须有情绪。

“吃吧。”

男人不再多言,他顺势夹起放在眼前的鲜虾蛋卷咬了一口,入口酥滑,美味令自己的味蕾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优待。

饭后,傅云深望着小姑娘还要主动收拾碗筷,阻止道:“这些放着让她们收拾吧,今天忙了一下午,休息去吧。”

“寄人篱下,总要劳动点,不然我良心不安。”

“寄人篱下?我现在是你的监护人。”傅云深有些不解,眉宇皱成一团望着安初然。

安初然觉得今天的傅云深很不对劲,具体哪里她自己也说不上来。

“那也是你家,不属于我。”那明艳的侧脸在灯光的照应下隐隐有些闪过几分凄然。

“你想要我可以送给你。”

好大的口气。

安初然收拾桌子的手停了下来,抬头仰望着男人俊逸的脸庞满眼倔强,“您什么都有了,可是我不是,虽然承蒙您的厚爱受您庇护,但我需要自强。”

话落,她捧着层层碗筷进了厨房。

如果不能自强,那她就什么也不是,就只是一个会寄人篱下的寄生虫,那她永远也站不直身子去跟安家人抗衡。

“你想要什么?”一道清冷低沉的嗓音唤醒了她,安初然偏头看着傅云深。

这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竟进来帮自己收拾,她惊了一下反应过来继续忙活着。

“我可以有想要什么的选择权?”安初然像是一只警惕的刺猬,时刻准备着迎接敌人时迅速伸出自己防御对方的刺。

傅云深对于安初然总是认不清自己现在的处境而感到不满。

她总是把自己摘干净,放在一个极其卑劣的地位。

“现在你是傅家的人,你完全可以想要什么就拥有什么。”傅云深像是在给她保证着些什么。

传闻中的傅云深是商界翘楚,天赋异禀,众人可望而不可即的神。

他现在竟然放下身段问自己想要什么,安初然明白,人不能不识抬举。

“是啊,傅家的人,别人想当还没那个资格呢。”安初然低低重复着这句话。

“就像阿拉丁神灯一样,许个愿什么都有了吗?”她再次抬眸,看着傅云深笑了笑,两颊显出可爱的小酒窝。

安初然并不知道自己在说出这句话时露出的纯真笑容,如春天的暖阳。

这才是她这个年纪该有的神态和情绪。

傅云深难以拒绝这样的笑容,轻点下颚。

“我恨安家所有人,我恨她们曾经给我幻想又将我狠狠踩在地下,这三年来我就像一个玩物任由她们拿捏。”

说着,安初然眼底涌起滔天的恨意,那双清润的眼眸中多了几分难以抑制的悲痛和愤懑交织在一起,近乎将她吞噬。

想到自己之前还傻傻地认真听沈丽她们的讥讽与评价,当时以为是很好的教导和鞭策,到头来是一场血空。

想到这里,安初然的眸光汇聚在一起,望着傅云深神色坚定且坚韧,“所以,我想要击垮安家,可以吗?”

望着满是浓浓的戾色,傅云深不认同的摇了摇头,“不可以。”

男人声沉如铁的声音冰冷的敲在安初然的心上,她瞳孔里的光芒瞬间黯淡下来。

男人刚才还点头同意,现在恐怕觉得帮自己铲除安家是麻烦吧。

“我不认为你现在的任务是想着怎么对付安家。”傅云深薄唇轻启,声音不痛不痒道。

傅云深之所以不同意是因为,他生怕安初然会因为仇恨而走上歪路。

一个花季少女,不该被仇恨蒙蔽了自己的内心,但他会一步一步诱导她,走上正确的光明大道。

这些想法,傅云深没有习惯去告诉别人,更何况安初然。

“我知道了,”安初然乖巧的应声,却再也无法在楼下继续待下去,“你早点休息吧,我先回房了。”

关键字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