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小说推荐-转世修仙小说排行榜 - 完美文学社

  • 首页 > 1999之重来人生

《1999之重来人生》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《1999之重来人生》最新章节目录

来源:zzy|小说:1999之重来人生|时间:2022-01-14 13:29:44|作者:田舍郎

精品小说《1999之重来人生》是田舍郎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情感类小说,主角陈不惑苏珊,小说情节跌宕起伏.上一世,陈不惑识人不清辛苦半辈子为岳父一家做嫁衣裳,最后却落得个被他们用完就扔的凄惨下场,多亏上天怜悯给了他一次重来的机会!重回1999,陈不惑发誓这次一定要改变上一辈子的惨剧,守护住家人,还有顺便清算一下债务

1999之重来人生陈不惑苏珊

 

第7章 路遇拦路虎

“不惑,你别冲动,这样,我去看看厂里捐款多少了,我再把自己家里的积蓄拿出来给你凑够三万块,可以吧?”

陈天龙并不想吐出钱款,还得个黑心的名头。

如今也只有这个办法了,不然他的名声就毁了!

陈不惑知道那钱已经有希望拿回来了,父亲有钱就可以救回来了,只是这名声就让陈天龙得了去?

“行,那就谢谢大伯了,有劳了。”陈不惑也没难为对方,更没有戳穿他的虚伪言行。

他知道能让陈天龙拿出救命钱已经不容易了,如果还得理不饶人,很可能会让对方记恨。

自己可以不在乎,可是父母肯定不愿意与大伯撕破脸皮,算了,今天就给他一个台阶下。

如果全了陈天龙的伪善,可以让父母不难受的话,他愿意放过那人一马,不过他私下会让父母防备他的。

陈天龙被逼无奈,只好假装回去筹款。

陈不惑背上书包,让母亲去医院陪着父亲,他以不好让陈天龙跑来跑去为由,跟了出去。

他亲眼看着陈天龙拿了“捐款”,又回家把自己的“积蓄”拿出来“凑够三万块”。

“不惑啊,这里面那么多钱,你可千万别到处乱跑,拿了钱就回去医院,知道吗?”陈天龙很认真的劝说,又叮嘱陈不惑身怀巨款别乱跑,最后说担心陈不惑年纪小,拿着那么多钱会出事,要送陈不惑回去。

“大伯放心啊,我现在马上就回医院,我哪里也不去。”

“等给我爸安排好去省城医院的事,我就回家温书了,我自己可以的,就不劳烦大伯了。”陈不惑看着陈天龙心疼着盯着他手里的三万块,连忙装进自己的书包里,小跑着走了。

对于这得来不易的三万块,陈不惑也怕夜长梦多,连忙跑去了医院,他需要尽快把钱交到医院救治父亲。

却在距离医院只有一条街的巷子口,突然冒出五六个混混,这些头发染城五颜六色的人痞里痞气的将陈不惑围在中间。

“小弟弟,今天真不凑巧啊,遇见了我们,乖,把书包放下,我保证你平安无事走出去。”黄毛男对着陈不惑说道。

陈不惑见他们是冲着书包里的巨款来的,还有什么不明白的,立刻将背包带在前面打了个结背的更紧了。

陈不惑眯了眯眼睛,这些人显然是拿钱办事,至于给谁办事,不用脑子想也知道。

他看了看四周,劝解道:“拦路抢劫是犯法的,你们可别为了一点蝇头小利,就帮别人而将自己置于违法犯罪!到时候进了局子,毁掉的可是你们的一生!”

几个痞子不以为意,只当陈不惑是害怕了,他们将陈不惑围住,准备上前抢夺。

陈不惑在心中冷笑一声,如果这还是从前的他,恐怕就只有乖乖上交的份儿,但是现在的他经历了重生,相当于拥有最大的金手指,对付这几个小虾米,简直绰绰有余。

对方一下子上来四个,想撂倒陈不惑抢夺书包,没想到陈不惑比他们还刚,拳脚同时动作,拳头扫向前面的两人,腿踢向后面的人。

一套动作,行云流水,径直将人打的趴在了地上。

黄毛被踢中了脸,脸颊瞬间肿了起来,可想而知,陈不惑的力道有多大。

只是他们想不通,那老板不是说一个穷小子吗?而且对方还是个高中生,怎么会这么厉害?

他们不知道的是,上辈子的陈不惑,被社会欺负的痛苦不堪,为了活的不被欺压,特意去学了点功夫。

重生回来,虽然这副身体还太孱弱了,但对付几个街头混混,还不在话下。

陈不惑将人打到以后,就将人撇下不管,匆匆往医院赶去。

陈天龙这个卑鄙小人,不仅想私吞赔偿金,还在事情败露以后不思悔改,竟然对自己痛下狠手。

陈不惑有点后悔给人留有余地了,早知道就该让人身败名裂!

陈不惑跑进医院,去找了主治医生开单缴费,又拜托医生尽快安排父亲转院省城的事情。

三万块可不是小数目,主治医生担心陈不惑走了歪路,连忙询问哪里筹来的钱,得知是工地的赔款,彻底放下了心来。

他立刻开了缴费清单给陈不惑去缴费,并说会联系省城大医院的。

陈不惑连连感谢医生,拿着清单去排队缴费了,这90年代的收费处,没有电脑,更没有完好的收费系统。

只有两个医生,一个负责核对信息,一个负责开收据、收钱,现在刚好有很多人需要缴费,陈不惑看着前面长长的队伍,心里那个急。

就是办理一个缴费,都花费了许多时间。

陈不惑在队伍后面排了一个多小时,总算进行完缴费了。他在心里叹了一口气,不由怀念上辈子的医疗系统了。

他缴费以后就来到父亲病房,看到母亲在昏黄的灯光下,正焦虑的看着父亲,握着他的手说着话。

“老陈,你一定要坚持下去,不惑明天就要考试了,不管考的怎么样,你都是一家之主,千万不可以倒下,知道吗?”

陈不惑听到母亲的呼唤,眼眶一下就红了,走进屋子轻声叫了声“妈,我回来了。”

陈不惑把已经拿回三万块,并缴费的事情告诉了母亲,只是他没说刚刚遇到混混的事情。

陈母却在儿子明显占了灰尘的身上,发现了不对劲,她很担心陈不惑,让他赶紧回去温书。

“妈,我已经让医生安排给爸转院了,省城医疗水平高,我们现在也有钱了,爸不会有事的,今晚就有劳妈妈陪着爸,等我这几天考完试就回来接替你。”陈不惑让母亲放心,他现在只有母亲了。

陈母点点头,让儿子安心去学习、考试,千万别因为这些事分了心,又嘱咐儿子回到家先做了饭吃饱了再去读书。

陈不惑点头说好,就把书包放下来说让母亲收藏好,如果这几天自己高考期间有什需要才好用。

这是陈不惑的说辞,也是确实为了以防父亲不时之需,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怕,怕那个人见晚上没成功,会找更多人为难自己。

他怕自己不够心神保护好这笔父亲的救命钱,只有把钱留在这里,既可以给父亲不时之需,又可以让他们一时发现不了。

现在这社会不比新世纪,没有银行卡甚至再后面的手机支付那么方便,出门在外带着巨款实在是不方便。

关键字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