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小说推荐-转世修仙小说排行榜 - 完美文学社

  • 首页 > 《恰似深情藏不住》景柔傅凉寒

《恰似深情藏不住》景柔傅凉寒完本阅读(《恰似深情藏不住》景柔傅凉寒)

来源:zs|小说:《恰似深情藏不住》景柔傅凉寒|时间:2022-05-11 21:26:20|作者:木木林

近发现很多人都在搜主角是《恰似深情藏不住》景柔傅凉寒的小说,其实这是木木林写的《《恰似深情藏不住》景柔傅凉寒》中的人物,小说文笔绝佳,剧情栩栩如生,值得推荐。金牌编剧为救爱人落下残疾,却在结婚当天撞见爱人出轨,被爱人亲手杀死,她发誓如有来生定要报仇如愿重生归来,意外在床上遇到优质总裁、慕总:女人,一夜害我损失过亿,你拿什么赔?赔不起的夏言只好为他改剧本,拍

《恰似深情藏不住》景柔傅凉寒《恰似深情藏不住》景柔傅凉寒

夏言明白见好就收的道理,想到十万块对江燕来说不是小数目,便没有继续为难她。

她装作被说服了,迟疑道,"好吧……我可以理解你,那咱们一言为定?"

夏言说着拿起手机,直接把银行账号展示在江燕的眼前。

为了让夏言帮忙,江燕就算再不情愿也只能照做。

用手机把十万块转账给夏言之后,江燕客气的向她拜托:"小言,那这件事就麻烦你了,你一定要帮我稳住老爷子,我也是想和你爸好好过日子。"

眼下这笔钱刚刚到手,夏言自知还不是翻脸不认人的时候。

她和气的点点头,有意表现的不计前嫌:"放心吧,回头我就去和外公说。"

江燕虚伪地笑着,"太谢谢你了,那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。"

夏言也笑不及眼底,随意应声后起身离开。

江燕的心里还是七上八下,但目前她也只能把寄望放在夏言的身上。

夏言放下手机,唇角勾起一抹恶劣的笑。

她不可能因为区区十万块就被这个女人收买。

他们之间的仇怨又何止是这件事?

回想起前世,夏言记得很清楚,她亲耳从夏珊的口中得知母亲的死因与江燕有直接关系。

只是现在她手上并没有江燕的罪证,所以也只能把仇恨埋藏在心里。

但夏言相信天网恢恢,总有一天江燕会为自己的罪恶付出应有的代价和惩罚!

夏言当天下午就要去找言国平谈。

在书房门口,江燕还用暗示她不要忘记自己的拜托。

夏言对她点点头,"放心吧,交给我。"

她一定会让江燕"如愿以偿"。

江燕不是喜欢夏峰吗,她会让他们在一起的,永远在一起!

夏言掩去眼底的恨意,推开书房门。

言国平一看到外孙女过来,立即笑眯眯地拉过她。

夏言将手里的水果放在桌上,笑说,"外公尝尝看,我特意切的水果。"

言国平带着她坐下:"小言,你每次来看我都买那么多东西,外公一把年纪,哪吃得了啊?"

夏言笑语嫣然地打趣,"那我下次就给外公买衣服吧,刚好马上就要换季了。"

对于外孙女的这份孝心,言国平心里也很感动,但嘴上还是劝阻着她:"不用不用!只要你多陪陪外公说说话,我就已经很知足了。"

随后一老一少在书房里闲聊,无意之中言国平向夏言询问起关于江燕的事情。

夏言就在等待这个时机,佯装不小心嘴快,直接把之前发生的事情全部说出来。

一听江燕这个女人如此有心机,而且还企图让夏言掩盖实情,言国平当即脸色大变。

他眉目紧锁,勃然大怒道:"江燕还真把我外孙女当成软柿子了!别怕,外公这就去给你撑腰!"

言国平年轻时敢做敢干,如今年纪大了虽然收敛不少,但遇到事情依旧是风风火火。

他立马带夏言到了江燕房里。

江燕不安的问,"言老,您这是有什么事?"

言国平脸色阴沉,二话不说便对江燕下达驱逐令:"多余的话我不想说,但你做过什么你心里清楚,现在我命令你立即搬出去,否则我就亲自动手!"

话落,江燕目瞪口呆,这才意识到自己被夏言狠狠的阴了一把。

她狠狠瞪了夏言一眼,却没工夫责问什么。

江燕委屈地看向言国平。"言老,您之前可是亲口答应我和夏峰在一起的,您怎么可以出尔反尔呢?"

言国平被倒打一耙,冷笑道:"当初我是点头同意,但我准许你进门,不是让你欺负我外孙女的,你的行为我绝对不会原谅!"

该说的都说了,言国平也不再和她废话,转身打开门,挥手示意江燕滚出去。

江燕意识到言国平不是随便说说,这下慌了神,只好在言国平面前苦苦哀求:"言老,这件事我是有苦衷的,而且我向小言解释过,她也说不再怪我,您就不能高抬贵手吗?"

言国平从来都是说一不二,对江燕的央求不予理会。

他最后一次下达警告:"你欺负我外孙女在前,想让我心软门都没有!你再不走我就叫人把你请出去!"

说着言国平将目光转向家中的保姆:"你去房间把江燕的东西收拾好!"

保姆不敢不从命,动作麻利地走向江燕的卧室。

江燕又看向夏言,"小言,你帮帮阿姨,你说要帮阿姨的啊!"说着伸手去拉她。

夏言皱着眉躲过了,冷漠讥诮的说,"阿姨,话不能乱说,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帮你了?"

江燕气的一噎,指着夏言的鼻子,"你出尔反尔,你明明收了我的钱!"

夏言满脸无辜,歪歪头问道,"那钱不是你拿来给我赔罪的吗?"

言国平呵斥,"好了,都别说了!"

他冷冷地看向江燕,"你安安静静的走,别闹得太难看。"

言国平说着带夏言离开。

偏偏此刻夏峰不在家里,江燕找不到靠山,在无人撑腰的情况下,最终只能灰溜溜的被赶出家门。

江燕站在外面,头顶着炎炎烈日,一边抹着眼泪,一边拂去额头上的汗水。

低头看着脚下的行李箱,她越想越是委屈,同时心里恨透了夏言。

她咬牙切齿地,"该死的夏言,你给我等着!"

江燕愤愤不平地掏出手机给夏峰打电话,抽泣着说,"你快管管夏言那小贱人!她把我从家里赶出去了!"

夏峰闻讯赶回来,可他也不好触言国平的霉头,只好先把江燕接到了名下一处房产里,只是两室一厅的小房子,哪有言家别墅的豪华。

江燕差点就要步入豪门了,又一朝回到解放前,她心里不平衡极了,委屈的说,"夏峰,你就这样看着我被夏言那个贱人欺负吗?"

"我要回去,你带我回去!"

夏峰冷着脸甩开她,"还不是你们自己作的,一个小计划都会失败,言国平向着夏言我能有什么办法?"

江燕闻言哭的更凶了,"你凶我有什么用?你一个当爹的还治不了女儿了,天啊,我苦命的珊珊,一个人在言家可怎么活啊……"

夏峰烦躁的打断了她,"闭嘴!这件事只能从长计议!你说什么都没用!"

撂完话,他夺门而出,独留江燕一人垂泪。

关键字: